花雨首頁 > 古代言情 > 君六行
君六行  小說作者:半絲工
作者有話要說:
1/1

第二十六章 鬼出沒

   

  銀芳驚喜地發現,幾乎沒幾個人真的擅長射術,她的水平混在其中與倒數第二名差距不算太大,并不顯眼。

  事實上只有兩個人的水平還算過得去,時不時地中一次靶心,贏得幾聲贊許。其一頂著張純良無害的娃娃臉,正是跟她一起進學的寥子昌。他意氣風發洋洋得意,眼睛在陽光下一閃一閃亮晶晶,對每個人都抱以輕快爽朗的笑容。而另一位又高又瘦,在一眾養尊處優的白面小生中顯得很黑,偏偏還穿了身暗赭色的衣服,顯得更加晦黯無光。他動作迅猛舉止利落,但看上去心不在焉的,似乎有些不耐煩。

  他是五皇子尹鵬,存在感不高。

  銀芳聽城豐講目前為止宇皇一共有十二個皇子:老大老二老三老早就遠封了;老四夭折老六也沒活到成年;老五就是這個尹鵬,一向低調;老七是尹皓晗;老八是個吊著命的病殃子,幾乎不出門;再往下就是尹方然了,排行老九加之剛好是大宇建國以來第一千位皇嗣,故小字九千;老十癡傻,生母又出身不好,于是就成了有跟沒有一個樣的尷尬存在;十一是盈妃的兒子,九歲,倍受寵愛;十二是前年才進宮的麗妃的兒子,還不會走。

  十二個皇子,乍一聽是不少,但要細數起來還真沒幾個。銀芳突然理解了為什么皇帝會寵尹方然這么個無能皇子,算起來他根本就沒多少選擇余地是不是?接著她意識到一個問題,皇帝看上去也得有四五十歲了,怎么就遲遲不立太子呢?在她看來這個儲位完全沒有什么好為難的,尹皓晗既是嫡長子又一表人才(在她面前除外),還是權傾朝野的大貴族夏侯家的外孫,怎么看都是唯一且最合適的人選。

  尹皓晗的地位也確實超然,從那些貴族子弟對他俯首帖耳的態度里就能看出來了,顯然大家都認為儲君之位非他莫屬。銀芳打著哈欠望向朗朗長空,明年年底尹皓晗就該行冠禮束發宣告成人了,或許宇皇會在那時候冊封他為太子。

  她并不指望當上太子后,尹皓晗對她的態度就會有什么改觀,不過那時她應該已經離開了。

  今天學館里格外臟亂差,廢紙塞得到處都是,桌子布滿墨點橫七豎八,還有七八杯茶水默契地摔落。銀芳跪在地上整理殘局,心里很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知道她被罰做一個月的敬堂,于是乎不約而同地充實一下她的工作。

  今天一天祭酒都沒有露面,但銀芳還是自覺地留了下來繼續抄書。她翻開到昨天抄到的地方,拿出紙來開始工工整整地抄寫。

  她抄到上古時代原本和樂團結的且寅文明末期,貴族殘戾奴隸暴亂,人們貪婪暴虐到失去理智,開始像野獸一樣自相殘殺,中原沃土變成了一片人間煉獄……天色越來越暗了,暗到需要掌燈燭時她就該離開了。銀芳停筆揉了揉手臂,眨著酸澀困倦的眼睛,把抄滿字的紙張吹干疊放到書案一角——一陣陰冷的穿堂風刮過,紙張像蝴蝶一樣翩翩飛起。

  銀芳忙伸手去夠抓,卻在側轉過臉的一瞬間看到了身后離她的后背只有三尺的窗口的情形,頓時像一頭栽進了冰水從頭到腳猛一陣顫栗——一個人影靜靜地站在那里,披頭散發滿身赤紅,一雙幽怨憤恨的血眸定定地盯著她,一眨不眨。

  銀芳短促地驚呼了一聲瞬間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沒命地跳過桌案遠離這扇窗戶,她跑到學館正中間過道的地毯上再扭回頭看時,那個鬼影不見了。

  銀芳呆立在那里,嚇得神經條條刺麻,全身寒毛根根倒豎,心臟在短暫的靜止后狂亂地跳動起來。

  剛剛那是,什么鬼?

  一路上銀芳總有種被人躲在暗處緊盯著的感覺,而姜秋則不停地詢問她臉色為什么這么蒼白。銀芳堅持對她說自己只是太累,幸而她的聲音聽起來是那么虛無飄渺,大大提高了這話的可信度。

  “對了,昨天下學回去的路上,你去哪兒了?”銀芳見姜秋欲言又止地盯著自己的臉色,趕忙轉移話題。

  “殿下沒聽到嗎?”姜秋有些意外地道,“走到天聽殿的時候有個宮人叫住我,讓我去領下個月的例銀。因為臨近中秋,各宮里的花銷都會加大,所以下個月的可以提前領。”

  提到中秋節,銀芳不由得一陣煩惱,“姜秋,你說我該準備什么樣的賀禮呢?”

  “如果殿下實在拿不定主意的話,姜秋可以代辦。”

  銀芳驚喜地看向她,“那就交給你了。”

  “殿下放心。”

  賀禮的輕松解決讓銀芳的心情亮堂不少,甚至在走進明禾苑大門時她已經將那個鬼影歸結為是自己累出的幻覺。

  褚衷一臉冷酷地靠在門廊上,對她愛理不理的,銀芳卻也能做到沖他友好輕笑打了聲招呼,他對此揚了揚眉。

  城豐偷偷地告訴她,其實褚衷整整一天都不在苑里,剛剛才回來,而且他前腳剛到后腳銀芳她們就回來了。

  銀芳高深莫測地點點頭,她想她明白那種被人跟蹤的感覺是怎么一回事了。這一次,她對城豐保持了緘默,沒有告訴她國子監里發生的一切。城豐現在的精神狀態平穩沉靜,這是個好現象,銀芳決定,她要繼續培養并保持這種安寧。

  “城豐,我想你幫我去做一件事… …”

  姜秋為她焚的安神香是毫無必要的,在近幾日一連串的折騰下,銀芳幾乎剛一沾到床就睡著了。她夢到鐘瑾舉著劍要殺她,她著急地想要解釋,但卻怎么也發不出聲音來。千鈞一發之際尹穆行救了她,卻逼迫她替他殺掉夜生。夜生的媽媽在一堆寶石上翩翩起舞,寶石冒出了血。絕世傾城的安容長公主不見了,遍地都是尸體,一雙腥紅殘戾的眼睛怨忿地盯著她,沒有嘴唇的嘴巴一開一合,嘶啞地陰森低語:“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銀芳毛骨悚然地驚醒,蒙蒙的黑暗中,一雙和夢境里一模一樣的紅彤彤的眼睛直直地撞進她的瞳孔——在國子監窗外看到的鬼影此刻就站在她的床前低頭俯視著她,用沒有嘴唇的嘴巴艱難地發出聲音,仿佛它的嗓子眼被封死堵住了,每說一句話都要將喉嚨硬生生撕扯開似的——

  “——還,給我——”

  銀芳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了,她想要凄厲地慘叫以發泄馬上就要爆出胸膛的恐懼,但她的喉嚨里只發出了一個嗚嚕嗚嚕的喑啞怪聲。

  鬼影又張開嘴,詭異地晃動了一下。

  驀地,床兩頭掛起的幔帳突然毫無預兆地垂落下來,被雙重驚嚇到的銀芳終于驚叫出聲騰地坐了起來。

  帷幔遮住了床前的鬼影,把她籠罩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中,簾子上月光照到的地方有一塊若有若無的影子。

  門“砰”地一聲被撞開。

  

1/1
上一章  
 | 回書錄 | 
作者有話要說:

小提示:使用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瀏覽章節。
推薦作品
花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熱門言情小說、青春小說、臺灣小說、女生小說、校園小說在線閱讀,花雨言情致力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說。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lrvcrfin.buzz,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電話:020-85636686 傳真:020-85636460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1023967 購書咨詢QQ:415538485 投稿咨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粵ICP備1022242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20080014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516號



北京pk10单吊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