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憶昔時初見面  小說作者:婳祎
作者有話要說:
1/1

第二十七章 化作春泥更護花

    古悅跟張麗麗順利晉級決賽了,依江語晴的說法就是,她們倆走了狗屎運,碰到周俊這自動找上門還愿意給她們做免費人肉背景的,瞬間將她們滑稽的表演升華,由搞笑的生活情景劇,畫風一改,搖身一變,成了唯美的浪漫偶像劇。

  作為她倆強而有力的后備軍,不稱職的狗頭軍師,成橙也覺得這能如此順利地進決賽絕大部分肯定就是周俊的功勞,說什么她也不相信兩個整天在宿舍鬼吼鬼叫著開不了口去吃面包的人能唱出什么讓人眼前一亮的神曲出來呀,估計評審也就被坐在后頭的周俊那大提琴的閃亮架勢給唬住了,忽視了前頭兩人那破破爛爛寒磣的唱功。

  雖然遭到宿舍其余兩人的集體吐槽,古悅跟張麗麗順利晉級的美好心情絲毫不受影響,鎮日笑瞇瞇地圍在一塊討論著接下來決賽的選曲問題。

  “嗯,你說我們要不就干脆還是選回周杰倫的歌好了。”張麗麗盤著腿坐在椅子上,咬了咬手中的筆蓋,“這個意頭好呀,我覺得我們可以趁熱打鐵,趁勝追擊。”

  “嗯……確實,說不定還能唱出我們組合的特色呢。你看哪個女子組合會跟我們這樣選男歌手的歌進行演唱表演的呀。”古悅同意地點了點頭,繼而又認真地摸了摸下巴,抿了抿嘴,苦惱地隆起眉頭,“可是,這次我們又能如何出奇制勝呢?”

  “是呀,要不還是找周俊幫忙?”張麗麗附和地隆了隆眉頭,苦惱地沉吟了一句。

  “那個,周俊同學好像已經非常有禮貌地拒絕了接下來的任何助演。”想起比賽結束后周同學垮著臉對著她大吐苦水的可憐模樣,作為一位具備有良心兼有同情心的良好學生,成橙義務性地提醒一下兩位過分忠于物盡其用的無良舍友。

  “嘖嘖……這古語有云,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張麗麗撇了撇嘴,一臉不認可地搖頭嘆息著,“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呀,這周俊同學太經不住考驗,太不理解我們的一番苦心了。”

  “你們還找周俊的話,不怕評審感覺缺乏新鮮感?”一旁一直在默默看書的江語晴適時地加入一句。

  成橙一臉贊許地瞥了江語晴一眼,聰明人就是聰明人呀,江美人這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就將一個大好青年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呀。

  “對呀,新鮮感啊……”古悅略略低頭思考起來,雖然平日跟江語晴不太對盤,可不得不承認這江妖女考慮的確實周全。垂眸思忖一陣,抬了抬眸,閃了閃圓溜溜的大眼,笑得一臉諂媚地瞅著成橙,“橙橙呀,我記得你說白師兄會彈鋼琴?”

  “呃?”覺得接下來沒自己的事,此刻窩在角落老實安靜地看著書的成橙怔忪了一秒,而后不知人間險惡地點了點頭,“是啊,上次在便利店的時候,穆師兄好像是這么說的。”

  “要不你去跟白師兄說一下,讓他這次決賽幫咱們一個忙?”古悅笑得異常的和藹親切,同時溫和而友好地抓起成橙的雙手,輕輕地撫了一下,烏溜溜的大眼沖著她眨巴眨巴的,閃閃發亮,“我們剛剛決定了,這次決賽,就唱周杰倫的《安靜》。”

  成橙如被火燙般飛快收回自己的手,一臉戒備地將自己的椅子微微往后挪了一小段,輕輕挑了挑秀氣的眉毛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你們比賽怎么能讓我去找人幫忙呢?”

  “你跟咱們白師兄比較熟嘛,你去找他肯定能事半功倍呀。”張麗麗不知何時已走到成橙背后,雙手更是討好地捏了捏她僵硬的頸間。

  成橙的神經一顫,微微聳了聳遽然變得更加緊繃的肩膀,強裝鎮定地扯了扯笑容:“我可以拒絕嗎?”這,有著周同學那活生生的前車之鑒,她實在不忍心讓那溫潤如玉的白師兄被這兩個女魔頭糟蹋折磨呀。

  “哎,我這歹命的八字呀。李先生說的什么相知在急難,獨處亦何益?果然是屁話呀。這好朋友呀,在急難時,就只是會有異性沒人性呀,撇下孤獨無助的好友呀!”古悅立刻垮下一張圓臉,伸手委屈地抹了抹眼角,湛亮的大眼無比哀怨地瞅著成橙,“想當初也是在姑娘我的因緣巧合下促成的一段姻緣呀,姑娘我仗義地陪著她跟在師兄身后跑,有消息第一個趕回告訴她,有球賽還陪著一塊滿場跑……”

  “……”成橙豎起一頭黑線,估計她要再不答應,這古姜女得哭倒A城了。

  張麗麗威脅性十足地將頭緩緩地靠近她的耳邊,吐氣如蘭:“別以為姐姐我上周五沒去看球賽就不知道呀,這電視節目除了直播還有轉播重播呢。你說要是再加個好友訪談,這新聞價值會不會更高?”

  成橙瞬間僵直身子,一臉難以置信地轉過身瞪大眼望向張麗麗:“你這是在恐嚇威脅?”

  “或許你也可以稱之為,條件協商。”張麗麗笑得一臉燦爛地看著她。

  成橙無力地垂下肩膀,忍不住感嘆世人撲風捉影的能力,就光是白思辰將自己的毛巾遞給她擦臉這事,傳著傳著,不知怎的,竟成了白思辰溫柔地拿起自己的毛巾替她拭去眼角的淚水。比起真相,觀眾似乎也更相信謠言……眼見這謠言好不容易因為這校園十大歌手比賽開始變得風平浪靜起來。

   “不是說謠言止于智者嗎?”成橙泄氣地趴在宿舍的桌子上,有氣無力地地殘喘著,這A中好歹也是他們A市的重點中學呀,怎么這些高智商的同學們還能如此樂此不疲地把這無聊的小八卦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呀。

  “智者也是人,而人就忠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張麗麗笑得好不奸詐。

   “嗯哼,我也很好奇,跟咱們這出塵清逸的白師兄傳緋聞的感覺如何呀?”江語晴閑適地放下手中的書,氣定神閑地看了成橙一眼。

  成橙抿了抿唇,略略思考了一下,不咸不淡地回答:“這感覺,大概就好比,一個在各大片場跑龍套的十八線女星,靠著與某知名男星傳出緋聞后,竟一躍成了當紅花旦,幸福來得太突然。”

  江語晴聞言,美麗的杏眼淡淡地掃了成橙一眼,淺淺彎唇,含笑的眼神依舊清雅而動人:“那當上當紅花旦的感覺又如何?”

  成橙略略低頭沉思了一秒,不疾不徐正兒八經地說:“誠惶誠恐,擔心哪天就被人發現自己其實演技不佳。”

  江語晴聞言但笑不語。

  古悅跟張麗麗面面相覷,陡然大笑,成橙那異于常人的思考方式,總能讓她們發現意想不到的驚喜。

  “好了,別以為轉移話題就可以逃避現實,一句話,幫還是不幫?”張麗麗斂了斂笑容,雙手環胸,挑了挑眉睨了成橙一眼。

  成橙渾身寒毛一豎,忿惱地從椅子上跳起來,一臉警惕地看著前面正虎視眈眈似笑非笑地凝瞅著自己的兩人,苦著一張小臉,垮下肩,妥協地垂下腦袋,小聲地嘟囔著:“我不保證他會答應。”

  兩人立刻笑顏逐開,各自伸手攬過成橙一邊的肩膀:“你會去說,他就會答應呀。”這事估計也就十拿九穩了,古悅跟張麗麗心照不宣地互看了對方一眼,看樣子可以馬上全身心投入決賽的最后備戰階段了。

  這天,剛下課,成橙在古悅跟張麗麗的軟硬兼施,威逼利誘下,硬著頭皮站在白思辰他們的教室外頭等他。

  “喲,弟妹來啦?”穆云陽剛走出教室立刻發現了成橙,痞子般地吹了吹口哨,笑臉嘻嘻地上前打招呼。

  成橙微微皺了皺眉頭,偏頭淡淡地看了穆云陽一眼,剛準備說些什么

  蘇一槿便掛著慣有的兄長般親和微笑走了過來,同時沖著身旁的白思辰飽含興味地笑了笑:“辰,不錯哦,這一下課,弟妹就來等你一塊放學了呢。”

  聽他們兩人左一句弟妹,右一句弟妹地喊,成橙微微垂首思忖了一秒,偏頭望向白思辰:“你們不是同齡嗎?”

  穆云陽跟蘇一槿聞言怔忪了半秒,瞬間樂不可支地開懷大笑起來,心想這師妹的思維果然是有異于常人呀。

  白思辰淺淺地勾了勾唇角,湛亮的雙眸盈著暖暖的笑意,口氣仍是一貫的溫文和煦:“我比他們都小幾個月。”

  “哈哈……”看著白思辰竟也一臉鎮靜如儀,煞有介事地回答成橙的問題,穆云陽更是笑得東歪西倒的,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狂笑,抹了抹眼角迸出的淚花,伸手拍了拍白思辰肩膀,“你們果然是怪人配怪人,天生一對啊!”

  蘇一槿則顯然鎮定禮貌多了,盡量笑得含蓄且不留痕跡,噙著一抹饒富興味的微笑,促狹的目光有意無意地在成橙身上逡巡一回,爾后沖著白思辰了然地笑了笑:“看樣子,估計今天你也沒時間不打球了,我們先走啦。”

  白思辰微微頷首,繼而沖著成橙漾起一記淡笑:“走吧。”

  “嗯。”成橙點了點頭,心里頭開始盤思著該如何展開接下來的話題。

  剛走出教學樓,白思辰便打破沉默:“找我有事嗎?”

  “古悅她們順利晉級決賽了。”成橙想了老半天,也只想到了這樣的開場白。

  白思辰淡淡地笑了笑,點了點頭:“嗯,昨天在公布欄那里看到了。”

  “對啊,對啊,她們都樂了老半天了。”成橙斂眉垂首,沉默半響后,深深地吁了口氣,一雙瑩亮的黑眸懇切地望向他的,“那個……古悅她們想邀請師兄你幫忙彈奏……”

  “好啊。”白思辰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道。

  成橙訝異于白思辰的爽快,驚訝地抬起頭,對著白思辰眨了眨瑩亮的明眸:“那個……你可以不答應的。”

  “你希望我不答應?”清俊的臉龐隱隱帶笑,白思辰輕挑了挑眉睨了她一眼。

  成橙連忙搖了搖頭,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十分擔心那兩個大魔頭會跟在身后監督,這話要是給她倆聽見了,非把她的皮剝了不可呀,暗暗松了口氣:“我只是覺得你答應得太快了,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呀?答應了可就沒辦法后悔了。”起碼她就沒那個狗膽去向那兩個瘋女人起義呀。

  白思辰輕輕地笑了笑,微微抬了抬眸:“我向來不做后悔的事情。”

  “可是……這,要耗費你好多時間呀,要你幫忙跟著她們排練,或許那兩個家伙中途還會想到什么餿主意,說不定還會有更多的要求……”成橙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清晰地分析其中的利弊,總體說來這事是弊遠遠大于利呀。

  “你這是在試圖說服我不要幫忙?”白思辰勾了勾漂亮的嘴角,幽黑的雙眸漾著淡淡的揶揄的笑意。

  “不,我是在跟你仔細地分析這其中的利與弊。”成橙淺淺嘆息一聲,清麗的五官微微糾結在一塊,“這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呀。”

  她們班的周俊同學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呀,在幫古悅她們順利晉級決賽后,周同學是如此的果斷不帶半點猶豫地拒絕接下來的任何助演,至今她仍能清晰地記起當時他那冷淡不帶半絲留戀的神情,到底是受了怎樣的折磨才會有如此絕然的表情呀。光是想想,成橙就覺得自己很有義務必須事先提醒一下白思辰。

  白思辰滿是書卷味的五官依舊一派謙和優雅,唇畔揚起一抹頗有深意的笑痕:“或許是為了討好。”

  “呃?”成橙略有些茫然地揣測著他斯文的面容上那令人捉摸不透的一笑。

  白思辰深幽的眸光微微一閃,漂亮的唇角隱約勾笑:“走吧,去喝糖水。”

  “哦。”在他溫雅的微笑的蠱惑下,成橙毫無半點反抗意識地點了點頭,直到走進唐記才徹底地回過神來,當她回過神,抬眸對上的竟是向來對她都十分友好親切的老板娘一臉曖昧不明的淺笑。

  “我幫你點了芝麻糊。”這時一旁溫和的嗓音悠然揚起。

  “呃?好。”對上他那盈滿笑意的清雅俊容,成橙驀然胸口一緊,心跳陡然漏跳了半拍,一股燥熱倏然浮上臉頰,驚覺四周的溫熱的氣息似乎讓氣溫上升了好幾度。

  白凈的面容透著淡淡的粉色,俏麗秀氣的眉毛,長長的睫毛微微斂下,澄亮的水眸盈著淡淡的嬌羞,清麗的短發服帖地披在耳際,腮邊微微散落的幾縷發絲更讓她顯得分外的嫻靜動人。白思辰懶懶地揚了揚唇,幽黑如一潭深湖的眼眸底處,緩緩地浮起一抹溫柔的笑意,嘴角噙著一抹若有所思的淺笑,滿足于此刻的她給自己帶來微微的波動。

  

1/1
上一章  
 | 回書錄 | 
作者有話要說:

小提示:使用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瀏覽章節。
推薦作品
花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熱門言情小說、青春小說、臺灣小說、女生小說、校園小說在線閱讀,花雨言情致力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說。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www.lrvcrfin.buzz,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電話:020-85636686 傳真:020-85636460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1023967 購書咨詢QQ:415538485 投稿咨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粵ICP備1022242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20080014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516號



北京pk10单吊冠军技巧